变身,磷光护盾开启后,我

时间:2019-09-21 作者:admin 热度:
沈佳仪的好意s也一样,大家在蓝色细格子纸上,用铅笔涂上圆圆的白圈跟黑圈取代黑白子,下课时十分钟就可以对决个两三场,每个人都很热衷。
  于是我发现背脊上,悄悄生出了一对翅膀。
  于是我开始跟墙壁说话,卯起来用原子笔在墙壁上涂鸦留言,一个人跟很有义气的墙壁讨论起漫画的连载内容,有时还故意提高分贝,让大家知道我即使身处劣势,还是不停地战斗。
  于是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以一种「我的人生需要被矫正」的方式。
  于是我陷入奇怪的困顿。在其它黑名单常客,如杨泽于、许志彰、李丰名、廖英宏等继续捣乱上课秩序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的同时,我却因为想开口说个笑话,座位后方就会传来一声「真是幼稚」的叹息,只好抓着头发作罢。
  于是我展开了「比赛、休息、跟亚理斯多德抱来抱去」的疼痛巡回,逐渐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比赛的出场费也水涨船高,到了打输五万元、打赢三万元的怪异境界。
  于是亚理斯多德心不甘情不愿变身,磷光护盾开启后,我们又疯狂抱打在一块。
  宇轩,或者说音波侠,或许是略带酒意吧,宇轩在水花中玩得兴起后,马上就像个顽皮贪玩的大男孩般蹦蹦跳跳的,开始用他的超能力玩起不可思议的杂耍给我们看,完全没有刚刚在居酒屋里时的生疏与羞涩。
  宇轩被除却墨蓝色的猫耳面罩,苍白的脸孔罩着呼吸器,躺在加护病房中,一个护士坐在一旁记录数据,两个高大的保镖穿着隔离衣、拳头戴着指虎站在病床两旁。
  宇轩不知所措地傻笑着。
  宇轩大概感觉到我们的敌意,慌乱地拿起啤酒,帮大家倒满杯子,说:「来来来,我们来庆祝建汉考上警校,大家......大家干一杯吧。」
  宇轩的脸涨红不知所措,心心在一旁却不住点头。她原本就是要让我们知道的。当作个惊喜。
  宇轩好像很抱歉似的,说:「对不起。」
  宇轩慌张地点点头,没口子的道谢。
  宇轩看四下无人,于是应心心的要求,轻轻用上钩音爆拳慢慢打着喷起的水柱,美丽的水花顿时轰向天空,在黄色的路灯照射下有如破碎银河般美丽。
  宇轩同意我的观点:「他们每个人都是屠夫。」
  宇轩现在一动也不动,手臂上悬吊着点滴,眼睛紧紧阖着,嘴唇微微蠕动的样子,都远比我没有意义的擂台干架要威风、要神气得多。
  宇轩一直搔着头,东张西望着,生怕有人偷听到我们的谈话,但居酒屋里人声鼎沸,谁也没注意到我们正揭露出这个城市里最有价值的秘密。
  宇轩怎么看都比我帅,比我更值得天使的呵护。
  宇轩张口结舌,脸色居然又红了起来,心心姊姊则摀住嘴巴笑个不停,建汉看了看我,做了一个鬼脸后被可洛勾住脖子,说:「好幸福喔,可洛也好想结婚。」
  雨一直下到半夜,我的灵魂也一直待在那着滴水的长廊,屋檐下。
  雨珠沿着屋檐流下,像幅古老的日本画。
  狱警躺了一地。
  原来,自始至终,我苦练的这致命一拳,从来就不是为了打在拳王的脸上。
  原来灵魂真的有重量,而且很重很重,一旦灵魂从心里自鼻孔被吹出来后,一个人就会变得好轻好轻,轻到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存在的。
  原来是可洛又发现被我们放鸽子,一个人气冲冲地跑到这里,远远就朝闪电怪客丢石头。她的准头越来越像心心姊姊了。
  远远不够。
  远远的,她又打了一个喷嚏。
  远远隔着玻璃,我反而将宇轩看得更清楚,将自己看得更清楚。
  月光下,闪电怪客不久后也睡着了,只剩下墙壁上的拳拳闷响。
  月考结束,我们已经坐在前往埔里的公车上。
  月考越来越近,我的心里却越来越闷,想说干脆被踢到美术丙班算了,就不必再受这种纾解不开的气。
  再两个月后,我对上了另一个天才好手,有「华丽左拳之舞」之称的叶硕,他的拳质虽然不重,但技巧圆熟、动作简洁优雅,我艰苦地撑了六局后才第一次打到他的腹部,当时观众全部疯狂地站起来,看着叶硕的脸被我一拳砸了下去后,观众更是用超高速读秒干扰裁判。
  再也不说话了。
  再这么看天空下去,迟早我也会变得跟怪兽一样。
  在连载猎命师的几个月里,我一直没有间断过独立故事的创作。爱情两好三坏,杀手,少林寺第八铜人等,创作的幅度持续扩大,依旧不受限于类型的羁绊。同一时间创作两、三个故事已是常态。在这样不断的自我训练下,所谓的「写作风格」对我来说已是奇怪的名词。我的大脑就像一排闪着红灯的延长线,上面有好几个电源插座,各自标示着不同故事题材所需要的能量。每次开启新的故事,就只是将插头接上插座,啪答一声,然后便开始了想象力的冒险。
  在那一瞬间,他使出我最熟悉的「音波全身盾」,将四匪的火弹震开,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匪徒旁,用击倒骷髅大帅的「碎音拳」将五个人轰倒!
  在我跟廖英宏的脚臭夹攻下,许志彰颇不自然地皱起眉头。
  在我痛昏过去前,我虚弱的眼睛看见亚理斯多德身上的鬼火磷光迅速消失,还有「跟你说你就不听」的鼻孔喷气声......
  在下山前的每一个晚上,我跟亚理斯多德狠狠打了十二天的架,而我身上的伤口全靠闪电怪客用电让他们快速结痂,好让我得以继续跟亚理斯多德嚣战,而我的身体也渐渐适应亚理斯多德变身后的攻击,有时候我甚至可以撑到第三次的咬击才壮烈地昏倒。
  在心心面前我完全无计可施啊,连装酷装忧郁都会失败。
  早餐常常是野菜加蔬果汁,还有一盘白煮鸡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