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再度跳

时间:2019-09-21 作者:admin 热度:
用照相机拍
  亚理斯多德点点头,我深呼吸。
  亚理斯多德点点头。
  亚理斯多德愤怒地看着我,好像我看不起他老人家一样。
  亚理斯多德愤怒地张开大嘴,磷光暴现,肌肉贲张的恐怖模样有如地狱来的魔犬,我后悔殴打他的情绪顿时转为恐惧。
  亚理斯多德还是经常朝着我的脸,用鼻孔轻蔑的喷气,不过我可以感受到他其实没有恶意,只是一种无聊的挑衅罢了。或者,还有一点象征性的尊严。
  亚理斯多德将鸡腿整个吃进肚子,晃着脑袋,鼻孔喷气,好像不苟同我说的话。
  亚理斯多德看着我,我强笑:「没有问题,跟紧我。」
  亚理斯多德可不理会这么多,战意高昂地扑上,我也不废话弓起拳头用力砸下去,缠斗了十几分钟,疲累的亚理斯多德用了六次磷光咬击才将我弄昏。
  亚理斯多德慢慢走近我,缓缓张开他的大嘴,像恐龙一样的尖锐牙齿森然发光。
  亚理斯多德怒吼了一声,要我放开闪电怪客。
  亚理斯多德怒目看着我,刺眼磷光盘据在他每一个曾经遭受痛苦对待的疤痕上,肌肉贲张,四肢昂挺。
  亚理斯多德轻蔑地看着我,身上的磷光慢慢褪退,坐下欣赏我哭个不停的样子。
  亚理斯多德搔搔头,继续跟我前进。
  亚理斯多德似乎很无奈,一点变身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再度跳了起来,巨大的身体带着我飞跃半空,然后急速弯身下堕,试图给我一个惨烈的过肩摔。
  亚理斯多德现在的名字叫阿肥,那是孤儿院的小朋友为他取的新名字,他老人家在一堆小鬼的黏腻抱抱中逐渐克服了对人类的厌恶,不只当了院狗,还被养肥了一大圈。
  亚理斯多德像往常一样,既骄傲又兴奋难耐,全身筋肉纠结地看着我,闪电怪客抽着卷烟、坐在空油桶上瞇着眼。
  亚理斯多德摇摇头。
  亚理斯多德也不废话,烦躁地吠了几声后便朝我冲来,一人一狗再度打了起来,直到三分钟后,亚理斯多德被我死缠烂打的很无奈,变身后一秒就将我咬昏过去。
  亚理斯多德一晃,青光刺眼得让我无从辨识他的身形,只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劲风扑面而来。
  亚理斯多德有如一道飞驰的绿光,窜上墙壁、掠过天花板!全世界最恐怖的磷光咬击开始!
  亚理斯多德再度暴起,但这次我已有防备,一个假动作骗得亚理斯多德往左,然后一个大挪步,加上「血腥五重奏」的高速左右拳连击,将亚理斯多德斜斜击倒。
  亚理斯多德早就冲过转角,跃起!
  亚理斯多德站了起来,转身走向废弃工厂外,瞥眼要我跟上去。
  亚理斯多德嘴里吐血,硬是想翻身而起,但四肢随即软倒,只有怒目瞪着冷酷的居尔。
  烟圈零零碎碎。
  阳光在树叶间跳跃,这种好天气最适合......
  遥控器掉在地上。
  要不是我爱心心姊姊,我现在根本不会站在这里。
  要不是我爱心心姊姊,以上所有的条件都不可能成立。
  要不是我必须在擂台上不断与人打斗,我就不需要这么惊人的、不折不挠的剧痛忍耐力,也就不会跟亚理斯多德成为患难之交,在今日与我一齐赌命。
  要不是我待在这个鬼地方一十八年,我根本不会知道那一条废气大水管可以通到厨房,通到我双脚拼命站稳的此刻。
  要不是我拼命想撂倒拳王,我就不可能站在抗压力墙面前,挥舞上万记魄力十足的豪拳,最后击穿了厚墙,拥有击倒一切障碍的本事。
  要不是我认识具有磷光攻击能力的亚理斯多德,我就不可能在数百次的扭打中锻炼出对剧痛的超级忍耐力。
  要不是我认识了日渐凋零的闪电怪客,他就不可能出现在他多年来一直回避的战场,在紧要关头一举将四个超级异能者轰成焦炭。
  要不是我误闯了拳击比赛,要不是我不断的倒下又爬起,就不可能拥有跟拳王交手的机会。
  要不是我习惯了亚理斯多德不可思议的剧痛攻击,我就不可能承受住闪电怪客的磁浮电气衣,也就不可能一路跟亚理斯多德不断撂倒黑衣人。
  要不是我想在心心姊姊面前证明我是个具有无双勇气的人,我压根不可能立志当个拳击手站上擂台,也就不可能打过十二场超级激烈的硬仗。
  要不是我在这里认识了跟我一起喜欢心心姊姊的建汉,然后他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偶像闪电怪客,我就不会认识今日挺身而出的老英雄,以及与我并肩作战的亚理斯多德。
  要当城市英雄,就必须隐藏自己的真正身分,如果身分不幸曝光,那些作恶多端的歹徒一定会千方百计为难英雄的家人,或甚至暗算英雄的凡人身分。
  要是亚理斯多德疯狂地咬我,他经过突变的细胞透过磷光深入我的伤口,说不定,说不定
  要喜欢谁是我希望可以获得的、最起码的尊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