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我是为了工作,不是

时间:2019-09-20 作者:admin 热度:
1998年1月15日
  
  "......"我怔了一会儿,怎么回答呢?
  "《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
  "《我不同意出版〈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
  "Ihavelivedtoday."今天我过得好。"Ihavelivedtoday."今天我过得好。"Ihavelivedtoday."今天我过得好吗?今天我入团了。今天我爸爸来了。
  "阿姨,你又难过了?"欢欢很熟悉孙悦,知道孙悦常常不开心。孙悦摇摇头,亲了亲欢欢。欢欢忽然像个大人一样叹了一口气:"阿姨,我教你:什么事也别想,谁的事也别管,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到老了,就退休,到公园里打打太极拳,买点白木耳炖炖吃。噢?"
  "啊,不!"她条件反射似地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怜他,有时候还讨厌他。......说实话,宜宁,偶然也出现过与他凑合在一起的念头,这样我就可以断了其他想法了。我曾经想尽量从许恒忠身上找出一点可爱的地方来,比方,他很善于创造家庭生活的氛围。可是不行,产生了一点点喜悦之后立即就是厌恶。他说他寄希望于我的好心,我告诉他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啊,憾憾!不讲这个好不好?你还小,不懂。"我对她说。
  "啊?你见他了吗?"她看着我。
  "哎呀,小鬼!"我感到不好意思,不由得看了孙悦一眼。她的脸色惨白。我连忙对欢欢说:"没看见孙悦阿姨吗?去和阿姨亲亲吧!"欢欢乖巧地跳到孙悦膝上。两颗泪珠顺着孙悦的眼角流下来,她掩饰地扭转了头。我的心也酸楚起来。我知道孙悦在想什么,为她难受。
  "哎呀,小憾憾!人没有自尊心就降低为动物了。这些你现在还不懂。总而言之吧,跟何叔叔这样的人在一起你可以学到不少东西,从别人那里学不到的东西。他从来不讲言不由衷的话,也不讲没有用的'大路'话。"
  "哎呀,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自己。"
  "哎哟!你是在干什么?到现在饭也没烧吗?"妻子回来了。这个炸头炮!仗着她比我小了十几岁,天天爬到我头上。她在学校图书馆工作,并不忙。可是每天中午却叫我淘米烧饭。今天我就不理她。写下去--
  "唉!"我懊丧地叹了一口气。
  "爱你的妈妈吧,憾憾!她是值得你爱的。"
  "按古丽娅的说法,你今天算是攀登上生活道路上的第一个高度了。可不要把红旗一插就往下滑啊!来,跟叔叔说说,你今天想了些什么?"
  "按照以前的惯例,出版社出书之前应该与作者的单位联系一下,这样我们大家都不至于被动。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尽可能妥善地解决吧!作者还是个年轻人,说服教育为主吧,劝他把稿子撤回来,改好再出书。我看这些观点都是错误的。我们批判了多少次了。四二年延安整风的时候......"
  "把灵魂抵押给了魔鬼!"他的话使我的心震动了一下。我想起了歌德的长诗《浮士德》中的浮士德的形象。生活在中世纪的窒息空气中的浮士德,希望享受最大的快乐,把灵魂抵押给了魔鬼。想不到在今天,仍然有人做这种抵押,为了逃避政治的风雨。浮士德赎回了自己的灵魂,赵振环呢?
  "把你的老本吃光了!"我发现瓜已经吃完,惊叫道。
  "把你的糖拿出来给小弟弟吃。"妈妈对我说。
  "把你所佩服的独特的人讲一个给我听听吧!"我微笑着说。
  "把烟袋给我!"我伸着手对她说。
  "爸爸!"
  "爸爸!"儿子从书桌后站了起来,把椅子拉到我的身边坐下。多少年来,我们爷俩第一次坐得这么近。我的心跳加快了。老了,真老了,对儿子的温情也这么需要。这一点,孩子也是不理解的吧?我温和地看着他说:"小望儿,对爸爸谈谈你的看法吧!爸爸很想了解你。"
  "爸爸!"我叫了一声。多少年了,我只在心里这样叫过他。可是今天,我想当面这样叫他,当众这样叫他。他走了,他听不见我这样叫他了。
  "爸爸!这里还有一段呢!"奚望叫了我一声,又接下去念了一段:
  "爸爸"这个普通名词一下子变成了专有名词:"我的爸爸"。自从妈妈给我看了那封信,我就在心里培养对他的恨。他丢掉了妈妈也丢掉了我,我恨他。他和那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在一起,我恨他。他使我一想起爸爸就脸红,不敢在同学面前提起"我的爸爸",我恨他。
  "爸爸,历史曾经给你留下创伤。可是你不应该忘记你对历史也负有责任。中国这几十年的道路曲折,你不应该也承担一分责任?就说反右吧!你是全国高等院校中出名的反右英雄,发现问题早,反击早,划的右派学生多,与右倾思想斗争坚决。这些都是记在你的功劳簿上的资本。可是这一页的背面是什么啊?爸爸,你想过吗?"
  "爸爸,你打算怎么办呢?不准它出版吗?"奚望念完材料,又把它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然后把材料还给我。
  "爸爸,我阿姨说你最近身体不大好。"奚望今天的态度与以往不同,和蔼可亲得多了。难道认识到自己不对了?认识了就好嘛!自己的亲骨肉,不能不原谅他呀!我指指沙发让他坐下,对他说:"那几年受的什么罪?打伤了,一到天阴就浑身痛,这一阵发得更厉害了!"
  "爸爸,依我看,不如让它放出来。放出来以后你们可以批判呀2有真理就不怕嘛!"
  "爸爸:我一直保留着那一张撕碎的照片。你说,撕碎了的照片可以复原吗?"
  "爸爸的事,妈妈对你说啦?"何叔叔小声地问我,我点点头。"你是怎么想的呢?"何叔叔又问我,我摇摇头。
  "爸爸好!妈妈写信谢谢爸爸!我也写信谢谢爸爸,好吗?"
  "爸爸忙,孩子。好宝宝,不提他,好吗?"
  "爸爸呢?"她又问。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