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敢在这 家,他生怕自己一看到她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等他起床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在客厅微一驻足,她仍旧是这个动 作,他心里似乎有什么地方轻轻被拨动了一下,差点就要忍不住过去把她抱下来,然而清醒的时候他从不敢让自己知道,他对她还这么关心,他也不能容许自己对她好。
等他起床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在客厅微一驻足,她仍旧是这个动作,他心里似乎有什么地方轻轻被拨动了一下,差点就要忍不住过去把她抱下来,然而清醒的时候他从不敢让自己知道,他对她还这么关心,他也不能容许自己对她好。
等他再回到席上的时候,丁总已经喝醉了,正在那儿大声喧哗着,基本上人们都喝得差不多了,舒宜冷冷的看着顾经理大着舌头说话。
地,舒宜的头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半天 来,原来去医院并不是检查身体,而是流产了,她反应过来也没说什 么,心神有点恍惚的把电话挂断了。她隐约中猜出来,这次流产可能跟陈勇出狱拿她的手机给静云打电话有关,但是听见那个男人低沉嘶哑而痛苦的声音,她不知道还能再问什么,一路上楼到家里,头都有点晕。医生早叮嘱过她现在要好好保护身体,她的体质不好,怀孕初期前三个月是最容易流产的,所以千万要保护好自己,走到家里她想起这句话才渐渐的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静云的事,也不去想流产的事。她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人,一个肩膀,或者哪怕是几乎话也好,但是承瑾却一直没有回家。
三的对她伸出手,包容而温厚的说:舒宜,你过来,天上下雨了,我送你回去。
仿佛受了什么蛊惑一般,承瑾轻轻的倾过身子,扶正她的脸,吻下去。
费我暂时帮你交了,我给你个电话号码,到时候你再 吧。”
父母亲吵架,儿女自然心情也好不到哪去,这天韩碧岚是存心刁难,她到舒宜那个简陋的房间翻了翻,没翻出什么东西来,气得踢了一脚。刚要走,忽然发现脚底下是一本书,不知怎地她觉得眼熟,于是弯下腰来拿起,上面是熟悉而稚嫩的笔迹,那是承瑾哥哥的笔迹无疑,碧岚拿着那本书就走出来。
刚把车停到海天的停车场他气势汹汹的冲上去,其实海天的保安措施还是很严密的,进公司大门首先要通过金属探测仪的认证,认证身份之后门才会自动打开,但夏桐顾不得这么多,他跟在一个职员的身后,在他通过验证之后,夏桐一把将他拨开到一边,自己挤了进去。 
刚点燃一支烟,丁总从里间办公室出来,看见她点点头说:“舒宜,你还没下班?”
刚提到这个名字,静云脸色就变了,夏桐也讷讷的不继续说下去。
高贵美丽的陆夫人莞尔一笑:“方小姐,你很好,不用改,但是你知道,有些事是没办法的,我们这样的家庭,我希望你谅解。”
哥们在一旁打趣道:“夏桐,你不会看上那妞了吧?”
格相信承瑾最清楚,但是承瑾不敢回家,他不敢在这 家,他生怕自己一看到她就会忍不住靠过去,他装作根本没听见她电话里最后的那一句话,“不管怎么样,我在家里等你”可是,舒宜你让我怎么回去面对你?
隔日舒宜发现书房门前的大锁,她也只是平静的回了房。这一年来,她已经被孙美惠磨砺出来了,她越是喜欢什么,孙美惠便越是破坏什么,到现在,她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喜欢的东西,也许并不是没有喜欢的东西,但她不敢让自己去喜欢,就如同这间书房,她一旦喜欢上了下场就是失去,所以她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让孙美惠知道她喜欢什么。
个晚上她再没有睡着。或许是酒精的缘故,身边的  很快便陷入沉睡。
给大家推荐一本正在PK的书《我的男友一千岁》书号:
跟悠然认识五年,订婚四年,朝夕相处的时间也不是没有,但直到此时才明白,有些东西都是代替不了的,或许在国际会展中心看到舒宜那个一闪不见的影子他就应该明白,再多地朝夕相处也敌不过她的一个影子,那她又怎么能被人替代呢。再然后又是因为舒宜地一个影子,他跟着环城的公交车转了两个多小时,到最后怎么也不肯相信里面居然没有人,怎么会没有人呢?明明是一个渺茫的影子,但他却不肯相信,只是不肯相信,到最后千辛万苦找到国际会展中心的管理员翻出那天出场人员的登记表才发现原来真地是她,居然真地是她。他已经记不清楚当时自己的感觉了,好像头“嗡”的一声,失去了知觉一样。也许有时候就是这样地,千辛万苦,千山万水,你一直寻找的东西真的到你面前的时候,你只会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恐怕连这个时候都不敢相信,又或许生怕自己相信了醒来那只是一场梦,所以质感小心翼翼的摒住呼吸,仿佛生怕呼吸重了会把它吓跑。所以他是压抑着自己,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敢真正的跟她们公司解除,而且不敢走得太近,远远的守在她身边便觉得是一种莫大的满足。但自己还是会担心,担心她喝酒,担心她生病不去医院,更担心她讨厌自己。而他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出现会让她那么害怕,他终于强忍着心痛如绞对她说出再也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 候,当他残忍的强迫自己在她那苍白的样子面前调转头的时候,当他终于把自己逼回北京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敢去想自己到底说了一句什么话,永远不出现,永远那是多远? 
跟在丁总后头的是小谭,她是丁总的助手,此刻手里正抱着一个卷宗,她看见舒宜忽然转头对丁总说:“丁总,不如叫上舒宜姐跟我们一起去吧,舒宜姐这么能干……”
跟着夏桐多好,不用操心,什么都不用操心,就像这次结婚,她只需像一个公主一样高高端坐着,夏桐便会双手奉上他完美无缺的婚礼,女人这杯子最重要的是找一个最爱你的人,她如今已经找到了,还有什么么可怅然的呢? 
跟着一路爬上长城,经过一个烽火台法国人好奇,跟着爬上去,舒宜也跟上去,但是仍旧是神属不思。
工作人员听了她的话走了进去,在里面查看了一翻,承瑾听了她地话却是猛然一呆,他站在门口有点不敢轩昂心的看着她。 
孤傲的舒宜哪里习惯在别人面前这样表露她的伤痕,她倔强的要抽回手,又怎么敌得过承瑾的力气,急得要哭起来,又痛又难过,好半天才哽咽着半是命令半是哀求着说:“你放开我!”
顾经理瞅了瞅四周,然后低声说:“今天辛苦你了,要是早知道你的脚受伤了我就另外找人了,我看见你哭了好几次呢,唉。”
顾经理呆了一呆,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赵承瑾,尤其是在商场上,不过都是千锤百炼的人精,察言观色最是在行,他打折哈哈说那好那好,你去忙去忙,我先进去了。
顾经理的问题还没出口夏桐已经走了过去,到这一步他也不知道夏桐到底是想干什么,这位爷的脾气他是早有耳闻,自己这样把他带上来倒还真有点忐忑。他指挥着秘书室几个小姐打电话给保安部,叫他们派几个人上来,保安马上又上来了,可是赵经理并没有和夏桐发生什么,一会儿赵经理也匆匆的走出来,连外套都没穿一件,夏桐仍旧是黑着 脸,两个人经过他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赵承瑾走到秘书室跟她们嘱咐了几句,随后跟夏桐走了出来。 
顾经理刚说完,舒宜接话道:“不用了,谢谢你,我今天真的还有事,下次吧,再见!”
顾经理跟赵承瑾握了手然后说:“是呀,只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对了,舒小姐我听说你和夏公子要结婚了,这次去北京后估计再也不会回N市了吧?” 
顾经理寒暄了一会就有电话打进来,他总是这么忙,接起电话晃了晃手机对他们说再见,舒宜也说再见,再回头去看承瑾的时候,他的目光刚好射过来。 
顾经理将在座的一一介绍,当介绍到舒宜来的时候,顾经理说:“舒小姐,又见面了,这位是海天的赵经理。”
顾经理叫的时候承瑾往往停一下,但是脸色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