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去,电梯门在她面前开开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第十四章因为我喜欢你
电话那头是夏桐,果然他早已经是急得要命,在她接到电话的那一刹那她几乎能听见他在那头舒了一口气,夏桐抢先问:“舒宜你怎么 了,你到底去哪儿了,手机关机,电话也不接,你想急死我吗?” 
电梯刚好在这个时候降落,顾经理从里面走出来,他今天是和赵承瑾来结算合作项目的,誰晓得在门口却看着这一幕,再一细看,才看见那被几个保安抱着的可不正是夏桐,正怒目而视着一个流鼻血的保安。他心里咯噔一响,坏了。 
电梯停下来的时候,夏桐先一步跨出去,他回头问顾经理:“赵承瑾办公室是哪一间?” 
电梯停在面前舒宜的脚却踏不进去,电梯门在她面前开开合合,最后终于还是关上了,没有任何东西都会无原则的为你停留,直到电梯走后舒宜才发现,她马上去按那键,但是,显然,她已经晚了。
电梯停在面前舒宜的脚却踏不进去,电梯门在她面前开开合合,最后终于还是关上了。没有任何东西都会无原则的为你停留,直到电梯走后舒宜才发现。她马上去按那键,但是,显然,她已经晚了。 
丁总拉拉领带点点说:“嗯,好吧,舒宜,你跟我们一起来吧。”说完率先走出去,小谭随后,舒宜悄悄拉拉小谭的衣袖子问道:“小谭,丁总这么急急忙忙到底要去哪里啊?”
丁总也朝她点点头尔后走出电梯。
丁总也朝她点点头尔后走出电梯。 
丁总一走进船舱里有人迎过来:“丁总你终于来了,快来,快来,坐这里坐这里。”
丁总走了,承瑾走过来对舒宜说:“舒小姐,谭小姐,你们住哪儿,不如我送你一程吧!”
对于静云的决定舒宜没有任何的劝阻,看着舒宜静云的眼眶忽然湿了,什么是朋友,这就是朋友,不管静云做出什么决定她只在她的背后鼓励她说,去吧。有时候静云觉得很多决定都是任性的,可舒宜一声不响的陪着她承担下来,没有半句怪罪和怨言,静云忽然扑过来抱住舒宜哽咽说:“舒宜,你一定要幸福。”
而实际上回到北京的时候被狗仔队拍到接从台北回来的悠然时候,他根本不是要同她结婚,他可能自己也觉得啼笑皆非,四年订婚下来没有一家媒体关心过,居然到要解除婚约的时候倒被人发现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如果不是这个新闻他又怎么会看到烂醉如泥的她,如果不是喝得那样醉,她又怎么敢对自己,对他,那么诚实。不过仔细想一想,他的眉毛又皱起来,以后,再也不能让她喝这么多酒。 
而实际上见了面说的话也不多,两个人都是青涩年华,什么都不懂,只觉得此刻静静的相守着便已是世间最大的幸福。
翻译的酬劳舒宜早已经领过,她明白顾经理那张卡里代表的是什么,微微一笑接过来,挽了挽头发谢过:“谢谢顾经理,过奖了,这是我的名片,有机会下次合作。”
反倒是承瑾紧张的说:“你看还有淤青,怎么能不去医院看看呢?”
方才他找舒宜找得发疯,以为她去了承瑾那里,却没料到招来赵承瑾这么大的反应。也是凑巧,夏桐北京发小多,今天刚好有帮朋友在水库这边玩乐,有人就认得舒宜,也略闻过舒宜的的性情,看她神色不对就打了个电话给夏桐,夏桐这才通知的赵承瑾。他比承瑾先知道这个消息离水库又近,原本飞车赶来要比承瑾快得多,但是中途奶奶在医院里又出了一点事,父母早已经出国去,他这才耽误了这么些功夫,等他赶到的时候正是舒宜刚刚苏醒。没有亲眼看见的一幕他也听围观的讲得清清楚楚,他的心这才灰起来,其实他也可以为舒宜赴汤蹈火,他同样可以为舒宜不顾一切的跳下去,但是他毕竟来晚了,而且他今天还为了奶奶耽误了来找她的时间,现在看着昏迷的承瑾,看着醒来后睁开眼就急着找舒宜的承瑾,看见承瑾因为确定舒宜的安全重又昏迷过去的承瑾,好像有什么东西梗着他的喉咙,他忽然什么都讲不出来。
方才一直小心翼翼诉说的承瑾,猛地抬头炯炯的看着舒宜,眼睛里闪过一丝受伤的表情,他执拗的说:“舒宜,我没有骗你。”
方才雨太大,静云没看见舒宜手上居然提着一个塑料袋,她上前接过来才发现里面是一些药还有病历本,她问:“舒宜,你刚才进了医院?”
方静云“唉”的一声把她拉起来说:“你别睡呀,为什么不去啊,考虑考虑,人家可是很有诚意的。他都跟我说好几回了,你不是需要钱么,模特若是干得不错,将来出名了,没毕业就能挣大钱,那摄影师跟我说了,你长得漂亮气质独特肯定能红,那就更赚钱了,这么好的事你干嘛不做啊,你不是说你很想离开那个‘家’的么?”方静云比舒宜简单,她只要能赚钱,只要出人头地什么都肯干。
方静云跟她相处这么久也有点习惯她的性子,她只好照实说:“那个人是我高一时候认识的一个摄影师,也不知道怎么找上的我,我一直给他们拍片子呢,现在他们成立了一个工作室。今天送我回来的那个是总负责人,你还记不记得前天你帮我到校门口去接东西他见过你,后来跟我说好几次了,说想让你去拍片,说你气质挺独特的应该能拍出好片子来,你去不去?”
方静云之所以住校是因为她是从农村来的,不甘心埋没在农村便自己到小城来读高中,当时她一进学校便被高年纪的师兄师姐封为“校花”,经人介绍认识的那个摄影师,她一心要靠自己的容貌出位,因此一直在外面兼职做模特,有时候拍得晚了这才半夜三更的爬窗户进寝室。
仿佛不敢置信,舒宜轻轻的叫了一句:‘静云……?‘
仿佛很多个从前,她误解他之后,他总是能一而再再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