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故意压低了声音在

时间:2019-09-07 作者:admin 热度:
女人上床的。
  那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原冈无可奈何地把刚才写的东西从屏幕上抹掉。他警告自己现在无论如何不能头脑发热。
  那个男人的名片使用的是老式字体,纸张薄得快要割破人的手指。名片上印着的住址和“电影综合艺术社”几个字倒是和白色的纸张十分相配。
  那个男人在电话里压低嗓门,令人毛骨悚然地说:“您太太在搞婚外恋,现在正和别的男人幽会呢。”
  那个制作人邀请美佳子顺便一起去吃晚饭。美佳子以为他对自己的印象不错,心里还暗自高兴呢。她和制作人还有井上一起去了一家在白金的料理店。正在用餐的时候,井上说有急事,中途退席了。饭后,制作人又邀请美佳子去酒吧。喝酒的时候,美佳子给自己的小姐妹打了电话,拜托她们让她住一宿,打完电话就糊里糊涂地喝起了酒。 后来的事情正如原冈想像的那样,在回去的路上,那个男人强行吻了美佳子。
  那还用说吗,原冈头脑里冒出来的答案都是YES 、YES、YES……刚才那来历不明的骚扰电话也随之在耳畔嗡嗡作响。
  那家店是最近喜欢上红酒的阿东发现并告诉原冈的。是一家西式酒吧,可以喝到便宜的红酒,还能吃到不错的下酒菜。店主特意向原冈推荐了智利的红酒,说别有风味。原冈在那里喝了好几杯,直到微醉才告辞回家。
  那家法国公司本事不大,但整天在那里指手画脚,欧亚方面也就渐渐地没了热情和干劲。两年前,就在有传闻说欧亚不久就会撤资的时候,饭田被派往了这家分公司。
  那家情人旅馆设在一栋普通的大楼里,看上去和商务旅馆差不多。六本木有不少有名的情人旅馆,但是费用相当高,所以原冈很少光顾。现在来的这个地方,比较隐秘,要不是坐电梯到五楼,是不知道这个楼里还会有家情人旅馆的呢。楼下既没有前台也没有店牌,因此,女方一般都不会有抵触感,对男人来说很方便带女人进出。这就是为什么单身时代的原冈经常来这里的原因。不过,自打结婚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那间屋子显得特别破旧,连墙纸都东一块西一块地褪了颜色。床边的小沙发看上去十分眼熟。
  那句“没有关系”在原冈的耳边回响,透露出年轻女人的厉害,也令原冈感到有些不寒
  那么,原冈的相貌条件不算很好,可又为什么那么招女人喜欢,那么容易惹男人嫉妒呢?
  那么,原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不仅是朋友,连原冈都认为自己绝不是美男子。不过,他也算不上是个丑男人。如今当帅哥的第一要素就是高个子,然而他的个子却不高,还长着一双单眼皮的眼睛和一张没有特色的脸。
  那么,这只是一场游戏?
  那么大家就走着瞧吧。
  那么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呢?原冈边欣赏着佑希的身体,边细细斟酌着。
  那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并不年轻,可能是故意压低了声音在说话。他语句流畅,发音标准,听得出应当是个极其普通的有教养有常识的人。但也因此才更让人觉得不快。
  那女人穿着蓝色的套装,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但由于原冈压根儿不把这里的电视节目当回事,因此还是本能似的觉得那女人不够时髦。
  那女人说着害羞似的咬住嘴唇。这情形着实让原冈有些摸不着头脑。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新娘的朋友呢,还是本公司的同事呢?原冈心里没有底。如果是从人才中介派遣公司来的临时工,不认识倒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公司里聘用的那些临时工,当同事们好不容易渐渐地熟悉了她们的面孔时,她们也差不多要离开公司或调往其他的部门了。所以对这种临时工,根本就不会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那身打扮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不仅如此,她的发型明显是没去过美容院,自己随手梳理的。作为一个商社职员的妻子,自然应当打扮得漂亮时髦,与身份相称才是。更何况,她丈夫又在公司里担任着一官半职呢。可酒井夫人却打扮得实在不合格。原冈无论如何无法理解酒井为什么会甘愿满足这么一个邋里邋遢、毫无风采的女人。正因为有这么一段故事,所以原冈常常想,是不是自己的这个想法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让酒井察觉到了?
  那时,我妻子刚做完第二次乳癌手术。本来我们家多少还有些钱,可我不务正业,把父亲的财产花得一分不剩。我妻子跟着我,受的可不是一般的苦,所以无论如何是不能扔下她不管的。
  那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打开门一看,房间里放着一张圆形的床和成套的沙发。左侧是玻璃隔扇,旁边是浴室。透过玻璃,可以将洗澡的情景尽收眼底。
  那天他给美佳子打电话时说:
  那天晚上,典子从成田机场回到了家中。
  那天为了应酬,大家去了银座的一家俱乐部。说是银座的俱乐部,其实也并非那种时髦、高级的地方。那家俱乐部已经开了十多年,主人是过去在欧亚物产公司秘书科工作过的一个女职员。因为那里的气氛无拘无束,而且还给欧亚物产公司打很大的折扣,所以公司里那帮人成了那儿的常客。最近,只要公司在银座有应酬,就尽量上那家俱乐部,这几乎已经是不成文的惯例了。有一次原冈带着客户去那里的时候,正巧酒井一行人也来了。原冈招待的客户跟酒井很熟,两拨人自然而然地就聚到了一起。
  那天我去了你那儿,本来想好好看看你的,把我的心里话全都告诉你的,可管理员大婶出来跟我说,你出了交通事故,你知道那时我有多紧张吗?我真担心你要是出了事该怎么办。幸好听说你只是撞上了护栏,过三四天就没事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当时我浑身发软,人都瘫掉了。
  那位曾接受过日语教育的社长,用现在都很少见的一种漂亮语调说道。
  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都曾给原冈的青春时代带来过无比欢乐。但对今天的原冈来说,这些早已成了陈年旧事,青春已变得那么遥远了。他从未想到过,三十八岁的自己,今日竟然还会来到这里,踏入同一家情人旅馆。
  那样的谎言是每个男人都会说的。对于这种司空见惯的谎言,女人大概也不会信以为真的。但是,一旦当谎言被揭穿时,原冈又不知怎样才能自圆其说。
  奈美成了个俯首帖耳、没有主张的女孩,这难道不是自己的责任吗?如果是在健全的家庭里长大的女孩,或许就会任性得多吧?那种调皮蛋鬼点子特多,根本不用大人去教她。想到这里,原冈觉得再也不能让奈美的感情受到任何伤害,一定要等到典子生完孩子以后才能告诉她。当然,对多惠子也同样如此。
  奈美打开的是一件春天穿的针织衫,一看就是大人的尺码。原冈“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这是他在PRADA总店里买给典子的礼物。在米兰机场办征税手续的时候,原冈曾经打开过包装,然后就随手塞到了另外的袋子里,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搞错了。那么,送给典子的那个PRADA的包装袋里装的又是什么呢?不用说,当然是买给美佳子的真丝连衣裙。给奈美的礼物也不知被原冈塞到哪儿去了。
  奈美的信里有不少写错的字。那一段话——“我想想还是不要了,因为要花几十万日元,会让爸爸为难的。”——就像芒刺一般让原冈看得难受。原冈的眼睛不知不觉湿润起来。
  奈美看着菜单,充满天真地对祖母说:
  奈美上车之后,原冈便驾车向银座驶去。竟然让孩子穿成这样,原冈对此仍旧耿耿于怀。要知道这次他预订的不是法国餐厅,而是一本正经的德国餐厅。不过,那里是从原冈的父辈起就熟识的店家,做事很通融的。虽然奈美的这身打扮就像是坐在涉谷街头的女孩,但看在熟人的份上,店里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冈预约的时间比较早,店里还没有什么客人。在靠里边的坐位上,原冈的母亲已经一个人等在那里了。
  奈美说了声“谢谢”,立刻就拆开了礼物。
  男播音员说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