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担心。如果需要,我会照顾张

时间:2019-08-24 作者:admin 热度:
的母亲哈哈大笑。   
  武装部长翻译:“儿子啊,你是那草原的羊羔,你偷跑出去吃草,草不好吃,还是回来吃奶吧……”   
  武装部长没一会就开车回来了,直接就停在屋子门口。他下车喊着,敬老院的护士和老人们都过来了。林锐好奇地站起来,武装部长从车上取下一张已经裱进相框的足有一米见方的大照片,上面是手持81自动步枪满身迷彩的林锐。武装部长喊着什么,大家都欢呼起来。   
  武装部长笑着翻译,乌云的母亲惊喜地抚摸着纪念章笑了。   
  捂着肚子脑子却还在乱七八糟想着被这厮召来的原因,那边一个参谋已经过来了:“耿辉政委是吧?”   
  舞台上的罗米欧爬山阳台:“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它都会冒险尝试,所以我不怕你家里人的干涉。”   
  舞台上的罗米欧站在阳台下面:“让我站在这儿,等你记起了告诉我。”   
  雾色当中,隐约出现橡皮艇的影子。   
  夕阳山外山。   
  夕阳下,张雷的脸还是那么冷峻。   
  西餐厅大厅中央是钢琴,一个女孩正在弹琴。徐睫惊讶地看着林锐大步走过去站在女孩旁边,低声说了几句塞给女孩小费。女孩点点头,弹奏起《梁祝》。   
  希望你幸福,不用为我们担心。如果需要,我会照顾张雷的,不会让他看出来,你放心。   
  稀里糊涂的一下火车来到那个山沟,就看见一片新兵蛋子在训练。那么多的人,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看见了老何——他的鼻子都冻红了,拿着杆木头步枪高喊——“杀!”新来的女兵们就哈哈笑,新兵蛋子们就都紧张了。   
  熄灯号吹了,兵楼的灯光陆续熄灭。军营进入了夜的梦乡,安静祥和。   
  熄灯了,方子君想了半天还是气鼓鼓地,拉上被子睡觉。   
  席间,方子君一杯接一杯喝酒。烛光下她美丽的面容泪流不止。菜居然也是当年的罐头和炊事班特色的小炒,酒是当年前线壮行的高度茅台,甚至装酒的都是印着“当代最可爱的人”的搪瓷缸子,但是她还是一缸子接一缸子的喝,张雷劝都劝不住。张雷也喝了不少,两人高唱血染的风采,高唱两地书母子情,高唱十五的月亮,高唱一切能想到的这场沉默的战争的歌曲。   
  洗了一会,看见刘芳芳站在自己身边,何小雨抬起头:“我说,你跟这儿站着干吗啊?要不,你替我洗?”   
  系主任看着他们俩跑步到门口,沙发上还坐着侦察指挥教研室的郑教员,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上校。   
  系主任脸就绿了:“你们两个又打架了?!”   
  下基层侦察部分队的机会也很多,但是何志军不能发言。不然基层干部会有意见,虽然他看着战士们就嗓子痒痒想训话,但是他自己明白轮不到他。   
  下了夜班的方子君揉着红了的眼睛走向自己的宿舍。门边站着一个人,她也没注意就往里走。   
  下面的动静吸引了廖文枫,他看见了三个兵冲过来,急忙收相机起身下去。他走入楼道,把相机扔进垃圾通道,听着相机包咣咣咣下去。他将甲克和领带都脱掉,扔进垃圾通道,边快速下楼边戴上眼睛,从手提袋里面拿出中山装在穿。   
  下面的官兵眼睛都在冒血,恨不得现在就赶紧打好证明自己不是孬种。   
  下面的哭声起来了。   
  下面的六个年轻人哈哈大笑。   
  下面还是鸦雀无声。   
  下面是签名:   
  下面鸦雀无声。   
  下午,萧琴要回去了,刘芳芳抹着眼泪送她到大门口。   
  下午1点的时候,集训队员都已经恢复了,甚至中午就有活蹦乱跳在湖边踢球的了。在踢球的自然是已经自知会去海南最后选拔的队员,大多数知道自己无望的队员都没起床,看着帐篷顶发呆。   
  下午到班里面报到,乌云还是他的下铺,林锐有些走神。代理特战一连长陈勇和田大牛都很热情,就是林锐装出来的笑脸那么生硬。   
  下午就是到各班报到,林锐没时间陪谭敏了。陈勇特意批准午休时间给林锐30分钟,让他们俩可以说说话。   
  下午就要实弹射击,田小牛激动地光洗手。宿舍里董强还在看书,看见田小牛出来进去的不满意了:“我说你没完了?打个枪你至于吗?”   
  下午是大赛组委会组织的各国特种部队武器装备展示和交流活动,营地前面的空场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武器和装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