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相绅镇淮南。张郎中又新罢江南郡,

时间:2019-08-13 作者:admin 热度:
  李师师
  李师师 
  李师师因歌此词。道君问谁作,师师奏曰:“周邦彦词。”道君大怒,坐朝语蔡京云:“开封府监税官周邦彦者,闻课税不登,如何京尹不按发来?”蔡京罔知所以,奏云:“容臣退朝,呼京尹叩问,续得复奏。”京尹至,蔡以御前圣旨谕知。京尹云:“惟周邦彦课增羡。”蔡云:“上意如此,只得迁就。” 将上,得旨:“周邦彦职事废弛,可日下押出国门。”
  李十一郎行修,初娶江西廉史王仲舒女。贞懿贤淑,行修敬之如宾。王女有幼妹,尝挈以自随,行修亦深所鞠爱。
  李氏见曰:“人非木石,胡不能容。”遂长枕大被,三人共寝。
  李姝 
  李姝者,长安女娼也。家甚贫,年未笄,母以售于宗室四王宫,为同州节度之妾,才得钱十万。王宠嬖专房。渐长,益美,善歌舞,能祇事主意。一日忤旨,命车载之城里龙州刺史张侯别第。张顷于宴席见其人,心动,私愿得之,虽竭死无惮。说而获焉,以为笼中物,喜骇交抱。罄所蓄妓乐,张筵五六日不息。姝事之曲有礼节,大率如在王宫时。然每至调谑诱狎,辄庄色敛衽。饵以奇玩珍异,却而弗顾。张固狂淫者,必欲力同之。乘其理发檐下,直前拥致之。姝大呼,啜泣走,取其佩刀将自刭,婢媵夺救得止。由是浸不合张意。张耻且怒,被酒挺刃,突入室逼之。姝殊自若,谓之曰:“妇人以容德事人,职主中馈。姝不幸,幼出贱污,鬻身宫邸,委质妾御,不获托久要于良家,罪实滋大。幸蒙同州怜爱,许侍巾履。同州情严忌,虽亲子弟,犹不得见姝之面。偶因微谴,暂托于君侯,则所以相待,愈于爱子矣。不图君侯乃欲持利见蛊,而又凭酒仗剑,威胁以死。欺天罔人,暴媟女子,此诚烈谊丈夫所不忍闻。姝宁以颈血污侯刃,愿速斩姝头送同州,正死不憾。”遂膝行而前,拱手就刃,张羞愧流汗,掖之使起曰:“我安敢如是!而今而后,何施面目复见同州哉!”自是不复与戏言。姝竟缢死。他日,张昼寝,见姝披发而立曰:“为姝报同州,已辨于地下矣。”张大惧,悒闷不食,数日而卒。时主山为作传,见《笔奁录》。
  李庶
  李庶 
  李卫公
  李卫公 
  李相绅镇淮南。张郎中又新罢江南郡,素与李隙。时于荆溪遇风,漂没二子。悲戚之中,复惧李之仇己,投长笺自首谢。李深悯之,复书曰:“端溪不让之词,愚罔怀怨;荆浦沉沦之祸,鄙实悯然。”既厚遇之,殊不屑意。张感涕致谢,释然如旧交。与张宴饮,必极欢醉。张尝为广陵从事,有酒妓,尝好致情,而终不果纳。至是二十年犹在席,目张悒然,如将涕下。李起更衣,张以指染酒,题词盘上,妓深晓之。李既至,先持杯不乐。李觉之,即命妓歌以送酒。遂喝是词曰:
  李延年 
  李延年,中山人,身及父母兄弟,皆故倡也。延年坐法腐刑,给事狗监中。善歌为新变声,是时方兴天地诸祠,令司马相如等作诗颂,延年辄承意,弦歌所造诗为之声曲。而女弟李夫人得幸,产昌邑王。延年由是贵为协律都尉,佩二千石印绶,而与上卧起,其爱幸埒韩嫣。久之,延年弟季与中人乱,及李夫人卒后,其爱弛,上遂诛延年兄弟宗族。是后宠臣,大底外戚之家也。卫青、霍去病皆爱幸,然亦以功能自进。
  李延年以下姊弟并宠不终
  李易安
  李易安 
  李益
  李益 
  李因以妓赠之。
  李煜在国,微行娼家。遇一僧张席,煜遂为不速之客。酒令讴吟弹唱,莫不高绝。见煜明俊蕴藉,契合相爱重。煜乘醉大书右壁曰:“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持风流教法。”久之,僧拥妓入屏帷里。煜徐步而出,僧、妓竟不知也。煜常密谕铉云。
  李元平
  李元平 
  李月华
  李月华 
  李云操云:
  李章武
  李章武 
  李章武,字飞卿,其先中山人。生而敏博工文,容貌闲美。少与清河崔信友善。信亦雅士,多聚古物。以章武精敏,每谘访辩论,皆洞达玄微,研究原本,时人比之张华。
  李真童 
  李真童者,张奔儿之女也。十余岁即名动江浙。色艺无比,举止温雅,语不伤气,绰有闺阁风致。达天山简校浙省,一见遂属意焉。周旋三岁,达秩满赴都,且约明年相会。李遂为女道士,杜门谢客,日以焚诵为事。至期,达授诸暨县同知,备礼取之。后达殁,复为道士。节行愈励云。见《青楼集》。
  李仲文女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